欢迎您的光临!今天是   今日潜山天气:   

重修胭脂井亭碑记考

作者:李騊    更新时间:2014-12-28 15:03:19    浏览次数:

 

四、大小乔简考

 

《三国演义》第四十八回《宴长江曹操赋诗 锁战船北军用武》 “(曹操)顾谓诸将曰:‘吾今年五十四岁矣,如得江南,窃有所喜。昔日乔公与吾至契,吾知其二女皆有国色。后不料为孙策、周瑜所娶。吾今新构铜雀台于漳水之上,如得江南,当娶二乔,置之台上,以娱暮年,吾愿足矣!’言罢大笑”。将一代枭雄描写的如此龌龊乃至于违背历史的恐怕也只有罗贯中。这也造成后世无数诗人才子无缘无故生出众多忧愁感叹,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的好诗句。历朝历代有不少文豪游潜山登天柱,留下诗词无数,碑记中也提到了黄山谷的:“松竹二乔宅,雪云三祖山”,黄山谷就是北宋著名诗人、书法家黄庭坚,此两句五言绝句乃是其《同苏子平李德叟登擢秀阁》中的两句,其全诗为携友咏景之意,可见那时的“桥公故址”做为景点还是颇具影响力的。历史上将大小乔与桥玄强拼成一家,将曹公贪图大小乔之美色的首归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演义故事相比正史有着更加丰富的情节,其传播速度不言而喻,从此以讹传讹,登堂入室,光明正大的上了各种书籍,让后世之人对曹公的厌恶油然而生,也让我们大小乔故乡的百姓相信鼎鼎大名的东汉太尉桥玄就是大小乔之父。

大小乔确实有其人,只是关于大小乔的介绍正史上记载的极为稀少。《三国志》中唯独只提到过一次,《三国志﹒吴书﹒周瑜传》“从攻皖,拔之。时得桥公两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其中裴松之注此传时引用了《江表传》,也只有一句“策从容戏瑜曰:桥公二女虽流离, 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江表传》是晋人虞溥写的一本关于荆襄、江东的野史,目前也没有见到其完整版本。这些史料中仅有的这几句话让人们只知道大小乔的是庐江郡皖人(即今安徽潜山人),她们长得国色天香,其他的一无所知。通过《三国志》记载和今天的大小乔墓葬可以证明当年她们的存在。碑记中对于大小乔是否是桥玄女儿的理解也是暧昧不清,不能说不是父女关系,也不能说就是父女关系。其中点到了明《一统志》中说到桥玄是二乔之父。但是经过考证,大小乔绝对不是桥玄的女儿,原因一、三国志中描写孙策周瑜攻皖纳大小乔是在建安三年即公元198年,而桥玄卒于183年,终年七十五岁,就算桥玄过半百而得女,那么在桥玄死后十五年孙周所遇到的桥玄的女儿也应该在40岁左右,如何能对两位半老徐娘其称之国色天香呢?又怎么会被均为二十四岁的孙周两位看上呢?反过来说就算孙周纳大小乔时,桥玄的女儿才二十多岁,我们推算一下桥玄的年纪正常情况下也已经生育不出这么年幼的姑娘了,并且还是两个。第二、《后汉书》中的《桥玄传》并没有提到桥玄有女儿,只是《三国志》中提到了“时得桥公二女”。然而天下桥公恐怕数不胜数,恰巧碰见了小说家的奇妙构思,所以造成历史上的误解。因此说明,大小乔并不是桥玄的女儿,而是土生土长的潜山桥公的女儿。巧合的是他们都姓桥,都处于汉末三国那个时期,加上小说家的完美编剧,想借此题而大做文章,因而将大小乔和桥玄归为一家。因缺乏史料,如今,我们也只有通过历代文人骚客的诗词文章来遐想她们的沉鱼落雁之资,倾国倾城之容,感叹她们所谓的凄美爱情故事了。

碑记中记载的桥公墓基本可判断为大小桥父亲的墓葬。因为时间年代姓名都如出一辙,没有差错,恐怕当时其女被两位将军所得也是妇孺皆知,连《三国志》都有记载,大小乔为桥公二女。可想而知,其死后必风光大葬,上文提到的潜山梅城镇广播站刘有良先生看见的墓塚和汉白玉碑铭。史书县志都记载为二乔父亲之墓,他们错把桥公当桥玄,但除人名外,其本质是不得变,必为二乔之父亲——“桥公”的墓葬。因暂时不便勘探,只能给以后的文物考古研究工作留下一个小小的课题。

大小乔被周瑜和孙策所得。但是周瑜和孙策在三国中如此重要的人物怎么没有介绍其妻室呢?《三国志周瑜传》到还含糊提及攻皖,得乔公大小乔,但《三国志孙策传》却丝毫未提孙策的婚事,此后《三国志吴书》中的《嫔妃传》也丝毫未提及孙策的夫人。“天柱老人”乌以凤先生1944年写过一首《题胭脂井》曰:“双双身世付王侯,倾国空怜汉鼎休。谁识深闺残井水,至今似有泪痕流。”乌先生已作古,但当年赋诗哀之,可见他也认为这件事是带有胁迫性质的,并不是有些诗词里写的是那么完美的配对。学生于大小乔和孙策、周瑜关系的问题有过一些思考,因此提出以下四点想法,以求教方家。其一、作为三国时期著名将领的周瑜和孙策在《三国志》中都有传记记载,奇怪的是两人的传记中都提到了其子嗣,然而其中没有任何关于妻室的介绍,只是《三国志》中简单提到一句“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在《三国志•吴书•嫔妃传》里更没有见到记载,这是否说明大小乔和他们并不是夫妻关系呢。其二、当时正值混战的年代,周瑜和孙策攻打皖城胜利,才得到乔公二女的,其词语间似有掳掠而来的战利品的含义。其三、三国时期的婚姻虽不重视门第,但门第婚姻已略具雏形。孙策和周瑜身份地位和“乔公”这个乡绅的女儿应该是不符合婚姻要求的,充其量为其做妾,但不乏做妾之后又升为正妻的可能性。《三国志》中也用“策自纳大桥,瑜纳小桥”来描叙大小乔,很多人理解其中“纳”的含义就是说“纳妾”。但是从《三国志》全书来看并不是这样的,《三国志卷五后妃传》记载“太祖于谯纳后为妾”,太祖曹操纳卞皇后为妾,原配为丁夫人,这里就是妾了;又如:“ 文帝纳后于邺”,文帝曹丕纳袁熙之妻,也就是后来的甄氏甄皇后,明帝之母,这里皇后不也说是纳吗?就算甄皇后被曹丕强迫掳掠而来所以用,那么明帝为王,始纳河内虞氏为妃”呢,明帝曹睿纳虞妃,虞妃不也是皇后吗?《三国志》全书中对于男女结合,只有纳娶二字,其中娶字用的不多,仅仅只是起到了名词的作用。而“纳”也多作动词而用。因此我们不能简单的说纳就是纳妾,说娶就是娶正妻,对于有些人用这个来判断大小乔是否就是孙周二人的妻妾未免太过于唐突。其四、孙策墓在扬州,大乔墓葬在湖南,周瑜墓在庐江,小乔墓却是扑朔迷离。三国时期之前合葬制已经出现,那这样他们没有合葬在一起是否也可以理解为不是夫妻呢。

孙周两人都是英年早逝,大小乔晚年应该也是比较凄苦的。据清《巴陵县志》引用明《一统志》载,周瑜镇守江陵、巴丘时,小乔相随。周瑜病卒巴丘,小乔悲痛万分,自尽于灵前,军帐兵士将其安葬在都督府后花园,即今岳阳楼东北面的市一中校园。孙策比周瑜早逝。大乔孤独一身,便随小妹来到巴丘,死后姊妹合葬,故称“二乔墓”,就在今天的湖南岳阳。而关于小乔的墓葬至今流传多种说法,有庐江小乔墓说,周瑜卒后孙权将其厚葬故里庐江,小乔寡居庐江,去世后葬于庐江西门外真武观西百步,解放初,遭到破坏,文革期间更是被洗劫一空,开垦为田,当初高大的封土堆及墓前的碑刻、拜台以荡然无存,八十年代庐江县人民政府公布了小乔墓为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才为小乔墓地的修复拉开了序幕。安徽南陵的小乔墓说更加扑朔迷离了,据《南陵县志》记载,此墓建于乾隆四十四年(公元1779年)。起因是当时的知县高怡梦见小乔,诉说她的墓在香油寺侧,遂令典史江鲲在香油寺西苑,重建小乔墓。《三国志周瑜传》中提到周瑜曾经做过春谷(南陵)长,小乔死后葬在南陵,也就有了一些依据。三种说法,都有一定根据,孰是孰非,尚待考证。真是“身世亦迷死亦迷,绝代佳人是流离”

上一条:整合潜山历史资源 发展潜山特色旅游

下一条:潜山“太平塔”的建筑特色及其人文价值

本馆免费开放,开放时间:9︰00—17︰00(16︰30停止入馆)周一闭馆  邮箱:qsbwg@163.com   电话:0556-8921868   值班室电话:0556-8970906

安徽省潜山市博物馆   | 地址:潜山市梅城镇皖光苑路28号 | 皖ICP备15001577号-1 | 公安机关备案:34082402000025号

今日访问次,本站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