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天气是:   
学术论文

地址:潜山市梅城镇皖光苑路28号

电话:0556-8921868

传真:0556-8921868

邮编:246300

邮箱:qsbwg@163.com

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论文

清代剿太平捻军功牌考

作者:涂爱华 更新时间:2014-12-28 14:26:54

 

[摘  要] 本文介绍了一件于安徽省潜山县发现的清政府太平捻军而颁发的纸质功牌。该功牌墨色刷印,保存完好。为时任清代太子少保、湖北巡抚曾国荃于同治六年颁发给“剿捻”有功的安徽潜山籍将士朱松林所有,真实记录了太平天国失败后,清军在湖北境内围剿捻军的一段历史,对于研究晚清军功制度亦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和研究价值

[关键词] 清代、剿捻、功牌

199046,安徽省潜山县博物馆、文管所在岭头乡蓟河村老屋组进行文物普查时,发现村民朱邦焰家有一件清同治六年颁发的功牌,后交售给文物普查组。现藏潜山县博物馆。

该功牌皮纸蓝墨刷印,高165厘米,宽55厘米。纸四角稍缺,保存较完好;其上端书“功牌”两个大字,朱笔圈之,骑缝处钤有朱印。功牌下方自右往左分为十一竖行排列,文175字。内容为:“太子少保头品顶戴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湖北巡抚部院一等威毅伯曾签 奖励事:照得本爵部院统督鄂省马步兵勇筹办防剿捻匪事宜,所有在事出力人员自应随时奖励,以昭激励。兹查有朱松林办事勤劳,打仗出力,合行赏给六品顶戴,以示鼓励。除俟汇案咨部外,为此牌仰敬谨祗领。须至功牌者。奖。本人年二十五岁,系安徽省安庆府潜山县(州)人。曾祖大文、祖永梁、父凤元。右牌给朱松林执照。同治六年八月十二日。爵抚部院行。”功牌上边框纹饰及栏内文字用蓝颜料印制,功牌上钤盖有红色官府大印,其中涉及具体的籍贯、地名、人名、年岁和年月等系墨笔填写。功牌 、“右”“朱”、“ 签”、“执照” “须至功牌”等字样上有签发者曾某用朱笔郑重其事在用朱笔圈、点、勾画的批示痕迹。其后的“奖”、 日期“十二” “行”字为为朱笔填写。

功牌,是古代颁发给有功将士的奖牌。它是封建统治者为了笼络人心,鼓励官兵建功立业而授予有功将士的一种特殊荣誉。据史料记载,在清代以前,朝廷嘉奖官员、将士,一般采用“丹书铁券”的形式,尤以明代最为盛行。当满清入主中原后,即废除了丹书铁券制度,改用功牌取而代之。《八旗通志》载:“凡移送功牌,国初定,大兵凯旋之后,询问统兵主帅,实叙官兵劳苦情形,分作等第,给予功牌”。顺治十七年(1657)七月,吏部议:“凡出征分得拔什库,壮尼大,有四次头等功,及再有二等、三等、四等、五等功者,授世职。两个三等功牌准作二等,两个二等功牌准作头等,积至三个头等者,亦咨吏部授官。”同时还就立功原因及不同等次给予数额不等的银两赏赐。乾隆以后,功牌制度又做了进一步的调整,将功牌的等级与官员的品级联系起来,由清初的五等改为三等,即五品、六品、七品功牌,得几品功牌即可授几品顶戴。至于普通民众若获取功牌,则相当于有了出身,获得了一定的政治地位。因而功牌既是统治者为了表彰获颁者在政治、军事及其他社会活动中所做突出贡献的勋章、奖章、奖状、嘉奖令,又是给中、下级官员定品级,加官进爵的“任命书”、“委任状”。

功牌质地初为银制,道光、咸丰以后才逐渐由银质改为纸质。纸质功牌形状一般为长方形,规格一般为数十至百余厘米长宽。功等越高,尺寸就越大。格式通常为:上部印有“功牌”二字。除时间、人名、几品功牌等在颁发时填写外,其他均为事先印刷而成的固定格式。题头表明颁赐者的衔位品级,正文说明获奖者获奖缘由、获颁者的姓名等,末尾加盖颁发机关(或长官)印章,注明颁发日期,并有各种防伪措施。功牌为一式两份,以中间之骑缝章分为左牌、右牌,左牌存档备查,右牌颁给本人。至于功牌质地改为纸质,究其缘由,清王朝自鸦片战争兵败后朝廷日益腐败,加之割地赔款导致国库空虚,经济上捉襟见肘、入不敷出,故而为了节省银料,才将功牌改以纸质代替。此件同治六年功牌墨色陈旧自然,从形制上看符合清代功牌的典制规范。功牌一般由朝廷统一颁发,同治以后才逐步下放权力,各省总督、巡抚、总兵等地方和军队高级官员亦可颁赐有功部属功牌。此功牌由时任太子少保、湖北巡抚的曾国荃所发,亦为印证这一历史记载之实物。上标“右牌给朱松林执照”,说明此功牌为颁发给朱松林本人所有。

此件功牌对于研究清方剿捻战事,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和研究价值。据功牌上所记,颁布功牌者为同治六年(1867)“太子少保、头品顶戴、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湖北巡抚部院、一等威毅伯曾”,曾即是指曾国荃曾国荃(18241890),字沅甫,号叔纯。长沙府湘乡人,湘军著名首领,晚清“中兴第一名臣”曾国藩的胞弟,也是一位曾在近代中国产生了重要影响的人物。咸丰二年(1852),他随曾国藩到长沙办理团练,组建湘军;咸丰六年(1856)太平军进军江西,受命从湖南募勇三千援江西吉安,并被清廷赏一品顶戴;此后他率领湘军征战大江南北,是湘军与太平军激战中安庆、天京两个最重要战役的前沿统帅,为清王朝镇压太平天国立下显赫战功。同治三年(1864)攻陷天京,清廷加封太子少保,赏“伟勇巴图鲁”、“一等威毅伯”等称号,很快从一介书生跻身于高级将领。同治五年1866)正月,曾国荃调任湖北巡抚。同治六年(1867)十月以病辞任。此功牌于同治六年八月所发,记载的正是曾国荃任湖北巡抚时“剿捻”的一段历史,其衔位也与史料记载相吻合。

捻军发源于捻党,鸦片战争后日益发展壮大。咸丰三年(1853)太平军北伐经过安徽、河南,捻党纷纷起义响应,成为太平天国时期北方的重要农民起义军。咸丰七年(1857)捻军首领张乐行与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会攻霍邱,接受太平天国领导,被封为成天义。此后捻军转战河南、江苏、安徽、山东各省,屡破清军。同治三年(1864)天京沦陷,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最终失败。清政府一方面继续镇压太平军余部,一方面开始集中力量围剿捻军。面对严峻的战争形势,捻军于同治五年(1866)分为东西两路活动,其中东捻军由太平天国遵王赖文光率领,转战湖北、河南、安徽、山东之间。

同治五年十二月,东捻军兵分两路入湖北,一由商城马冈集入麻城洪家河,一由光山新集入黄安七里坪。随即活动在鄂东麻城、黄安、黄冈、黄陂、应山、天门、应城、云梦等地,“迭陷城池”,进逼武汉。捻军之所以“疾走十数州县”进军湖北,目的在于西渡汉江,占领荆襄后进取四川。(1)东捻军兵强马壮,纵横驰骋,给湖北省城造成了极大恐慌,时任湖北巡抚的曾国荃不得不以八百里羽书告急,请求支援。同时曾国荃出省督师,驻扎在德安府城,“居中调度,会合水陆各军,筹办剿匪事宜”。(2)清廷又任命李鸿章为钦差大臣专办剿捻事宜。李鸿章随即调集十余万军队集中在河南、湖北,开始对入鄂的东捻军发动大规模围攻战。另一方面,他还调动刘铭传等淮军分道由豫入鄂,与曾国荃统率的郭松林、彭毓橘等军对捻军组成合围之势,企图将东捻军围歼在鄂东北地区。

同治五年十二月初六日(18671月),一直紧追东捻军的郭松林部在臼口镇罗家集与之展开激战。此役东捻军大胜,“(郭松林军)遂大溃,仅存四五营而已。郭被擒,(捻军)用洋枪捶之,股皆青黑,乃纵之归。其统带遂撤,军亦散去”。(3)东捻军“绵亘百数十里”,声势大张,又趁胜包围彭毓橘等军。清军被围数日,曾国荃只得向鲍超乞援“以解各军之围”。同治六年(1867)三月,东捻军转战鄂豫皖边区。曾国荃探知东捻军进入鄂东,急调湖北布政使彭毓橘率部堵击,在蕲水与东捻军展开激战。此役东捻军大胜,彭毓橘战死,所部被歼大半。“曾国荃所用大将唯毓橘与郭松林,松林前败,创发告归,及毓橘死,新军尽熸”。(4)六月初东捻军离开湖北境内,转战山东。至此东捻军在湖北及鄂豫皖边区连续作战半年,相继取得罗集、杨家河、蕲水等战役的胜利,歼敌数万,击毙布政使、道员、同知数人,提督、总兵近二十人,副将、参将数十人,沉重打击了围剿的清军。此件功牌所提及“筹办防剿捻匪事宜”、“打仗出力”即反映了这一期间清军与捻军激战的史实。剿捻战场的失利也使曾国荃“灰心懒漫,遽萌退志”(5),遂于同治六年十月因病辞任。

此件清同治六年颁发的功牌在安徽省潜山县是首次发现。它为研究清政府围剿太平“捻军”的历史及太平天国时期清方的军功制度提供了珍贵的实证资料,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由于清代流传至今的功牌寥寥可数,此功牌的发现更突显了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

[1] 江世荣编:《捻军史料丛刊》(三),商务印书馆1957年版,第227页。

2中国史学会主编:《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捻军》(五),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第354页。

3江世荣编:《捻军史料丛刊》(一),商务印书馆1957年版,第139页。

4王闿运:《湘军志》卷一四,《平捻篇》,岳麓书社1983年版,第154页。

5曾国藩:《曾国藩全集·家书》(二),《致沅弟》,岳麓书社1985年版,第1308页。

电话:0556-8921868   传真: 0556-8921868   值班室电话:0556-8970906

安徽省潜山市博物馆   | 地址:潜山市梅城镇皖光苑路28号 | 皖ICP备15001577号-1 | 公安机关备案:34082402000025号

今日访问量,本站总访问量